电话:+86-029-68289180

群众网站,所有言论代表群众心声,不与官方做理论!

首页 >> 关注 >>热点播报 >> 香港医护人员“刷新”了人们的视线!
详细内容

香港医护人员“刷新”了人们的视线!

时间:2020-02-04     作者:CNPVA【原创】


1580801018160397.jpg

网络截图

  当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命的“瘟疫”来临之时,全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的医护人员不用选择,几乎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面对疫情,迎难而上”。

  2020年春节,“邪恶”的新型冠状病毒在“魔鬼”的“唆使”下,在中国大地向四处蔓延……毫无顾忌的恣意狂虐着善良的中国人民。

  随着疫情的扩散,香港也毫无避免的陆续发现确诊患者14例。当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进入最艰难的攻坚阶段之时,2月3日,在以“专业”“文明”著称的香港,发生了一件让全世界医界感到“辣眼”的一件事。

  去年11月底至12月初,借大修风波成立起来的“黄医护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在余慧明(非医护人员,医管局信息科技主任)、罗卓尧(14年“占中”期间学联常委)、吴敏儿(工运老手)等成员的煽动下,不断造谣“拒全面‘封关’就是‘推医护去死’”,蛊惑医务工作者背信职业操守,丧失职业信仰,致病人患者的生命健康与不顾,酣然发起令香港医务工作者蒙羞的“罢工运动”。

  数千名医护人员忘记了医护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在面对疫情严峻考验的关键时刻选择了“逃跑”,这是香港医疗史上头的“耻辱”。

—— 1 ——

1580803629132897.jpg

报纸截图

  在香港,每一个医学院校学生毕业时都会有一个宣誓仪式:“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的誓词振聋发聩,彰显了从事医务工作者的职业信条。

  在罢工时高喊口号的这些罢工医护哪里,也许早已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铮铮誓言。

  据“黄医护工会”称:本次罢工时间为5天,目前有670多名会员表示参与罢工活动,其中护士占80%,医生只有7%。参与第一阶段罢工的约有3000名医护工作者。3日上午,有罢工医护还跑到多家医院及私人诊所,煽动医护人员加入他们的行列。

  在罢工之前,面对严峻的疫情,香港罢工医护上演了一场医界丑剧。在疫情考验的关键时刻,香港医管局竟然制定了“抽签”的制度,当抽到必须照顾确诊或疑似患者的“生死签”之后,有人竟然忘记了自己医者的天职,决然选择“请假货辞职”,更有“集体请休”的情形出现。

  在香港英式价值观感染下成长起来的极其自私的罢工医护和武汉奋战在防疫第一线的医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人民的健康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中国共产党一声号令:各阶层医护人员踊跃请缨,争先奔赴防疫一线。然而,在香港主要负责照顾确诊或疑似病例的工作竟然被称为“dirtyteam”,要靠“抽签”来决定谁来为患者服务。

  在香港伊丽莎白医院完成抽签程序后,有至少4名护士和1名文员辞职明确表示,拒绝被编入“dirtyteam”。在东区医院、博爱医院和玛嘉烈医院,至少有90名护士因此集体“请病假”。

  2月1日,原本应有45名护士上班的东区医院手术室,竟然有26人请病假。一个手术室,超过一半的护士不到岗,这意味着什么?

  1日现场,号召罢工的“代表”们清一色的黑衣,竟然说自己罢工是被逼的,还高呼“罢工救港”的口号。在全世界都面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威胁的大环境下,医护人员罢工就是拯救香港?当急诊病人被推进手术室,面对空无一人的手术台时,这叫拯救香港?

  这个时候该抱头痛哭的恐怕只有香港的这些病患了吧?

—— 2 ——

  那么,到底是什么“逼得”这些救济伤病的“白衣天使”们非得罢工不可呢?大家来看看发起这次罢工的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黄医护工会”也叫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是去年11月底到12月借修宪风波刚刚成立背景复杂的,类似工会的社会组织。其宗旨中为“致力于政治问题、医管局问题……誓与大家齐上齐落支持三罢和解决医管局内部的种种问题”等。很明显,这是一个以政治为目的,以医护维权为幌子的组织。

  现在看来他们存在的目的不是为了促进香港向好的方向去发展,不是为了香港人民的健康生命安全而服务,而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企图和目的而组建起来的组织。

  在此次疫情蔓延的关键时刻,香港正需要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时候,他们以香港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需要为要挟,仿照“修例风波”中的反对派,把自己的政治利益摆在至高点,要求“港府全面封关,禁止内地人进入香港。”“香港政府不答应我们的诉求,我们就罢工。”致香港病患者的生死于不顾,继续扩大罢工范围和延长罢工时间,让整个香港都没有好日子过。这就是他们的逻辑思维。

  其实,香港政府是否决定封关,那是由香港政府根据香港的实际需求所决定。但是在香港人民正需要他们(医护)的时候,罢工医护拿香港病患者的生命做政治筹码,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了吧?你们毕竟不是街头的混混,你们是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务工作者啊。

  3日,林郑月娥会见记者时表示“任何人如果认为用这些极端手段,可以威逼特区政府或医管局做一些我们理性上不应做的事,或者对公众利益有害无益的事,都不会得逞”。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则表示,目前疫情来势汹汹,各国及地区正忙于如何抗疫,大家应先放下成见、立场及政见,共同努力解决问题。但这班所谓“医护人员”就利用疫情“趁火打劫”,捞取政治本钱,除了用政棍二字作为形容之外,也想不到其他更切合的说法。何启明认为,政府理应处分违反专业守则者,绝对不能姑息。

  香港医院管理局行政总裁高拔升表示,目前香港正值冬季流感高峰期,加上新型肺炎情况严峻,整个医管局在极大压力下工作。罢工最终影响病人服务,对其他同事的工作亦百上加斤。

  医院管理局总行政经理张子峯则透露,因罢工影响,将有五成预约手术、25%的偶发性疾病病人受影响。

  美国前战地记者安德烈.伏尔切克(AndreVltchek)撰文表示,香港部分医护人员为求自保而罢工,这种怯懦又自私的行为与“光天化日下燃烧和殴打自己同胞的暴徒们”无异。

  在港工作生活了18年的《中国日报》德籍评论员DanieldeBlocqvanScheltinga在评论文章中指,香港部分医护人员罔顾病人生命,参与和呼吁罢工,“这种政治化行动令人震惊,让世人看到最近的极端政治行动主义正渗入到世界最好的公共卫生服务之一。”

  香港有心血管病的李先生到伊院覆诊遇上罢工,他说“感觉好无助,今日有预约都要排成个钟,下次点呢?(罢工医护)真是要谂谂,罢工到底是为香港人还是害香港人?”

  这次医护罢工在绝大多数的人们看来,在香港英式体制影响下的人们的价值取向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单纯就这些罢工医护人员看来,绝对是自私自利,个人利益至上的。

—— 3 ——

  明明是临阵退缩,自私怯懦,却还要以大仁大义自居,这种丁蟹式的伪善,已到了令人无言和齿寒的地步。香港经过一场黑色暴乱之后,很多人都开始利用大仁大义的口号,理直气壮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难道当今的香港真是到了无耻便是无敌的地步吗?难怪有“砖家”站出来说,“社会不应一面倒指责,医护人员不是怕死,而是有积怨,因此提出罢工并非没有理由。”原来,平时对政府有积怨、有不满,就可以在百姓最需要的时候,撒手不管,甚至乘机要挟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职业和道德操守?这和以病患者作为人质有什么区别?这和乘人之危的卑鄙行为有什么区别?对比起内地多个省市的医护人员,自愿放弃春节假期、推迟结婚日期义无反顾的奔赴武汉防疫第一线,这些罢工医护是否会因此而感到颜面扫地呢?

  更有恬不知耻者高喊:不应对香港医护人员搞“道德绑架”,说“不全面封关就是祸害香港,我们罢工是为了香港的长远利益”。那么,言下之意就是说:香港的病患者如果因为医护罢工而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发生死亡,这都是必要的“牺牲”吗?

  这样的逻辑原本不应该属于“香港”这个成熟、文明的发达社会。

  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说了一句公道说话:“新型肺炎疫情严峻,应专心思考如何有效防疫,若有医护人员觉得矛盾太大,可以选择辞职,而不应呼吁他人一起罢工。”

  香港有俗语,叫“趁你病,攞你命”,这和罢工医护的本质又有什么区别呢?无视病患者最急迫的需要,将罢工视为自己第一要务,这就是这批罢工医护的真实人性。

—— 4 ——

  其实,闹罢工也就是那么一小撮医护人员(不足医护总数的4%),香港大部分医护人员依然奋战在与病毒赛跑的第一线。目前,已经有部分私家医生主动表示愿意加入抗击疫情的第一线。这狠狠的抽了这些罢工医护的一记耳光。他们自私自利的行为,首先愧对的是朝夕相处、尽职尽责的同事;玷污的是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白衣天使”的神圣形象。

  古希腊医者、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经留下一份誓词:

  1、我郑重地保证自己要奉献一切为人类服务。我将要给我的师长应有崇敬及感戴;

  2、我将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行医;病人的健康应为我辈首要的顾念;

  3、我将要尊重所托予我的秘密;我将要尽我的力量维护医学界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

  4、我的同业应被视为我的同胞;我将不容许有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见或地位的考虑,介乎我的职责和病人之间;

  5、我将要尽力维护人的生命,自从受胎时起;即使在威胁之下,我将不运用我的医学知识去违反人道。

  6、我郑重地、自主地并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约言。

  这一誓词已经流传两千多年。1948年,它被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医学学会采用。

  医护行业的特殊性,首先表现在,每一个医护人员在进入行业之前,都需“郑重地、自主地以人格宣誓”。

  这些香港罢工医护是否应该好好重读一下希波克拉底誓词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省政府院内财富楼三层302室  邮政编码:710000  电话:029-68289181

Copyright 2015-207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陇源佳慧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