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86-029-68289180

群众网站,所有言论代表群众心声,不与官方做理论!

首页 >> 关注 >>热点播报 >> 除了日本,还有一国曾使用细菌武器
详细内容

除了日本,还有一国曾使用细菌武器

时间:2020-01-31     【转载】

1581604320865747.jpg

  (一)蹊跷的炸弹

  1952年1月28日,几架美军飞机像往常一样,飞到朝鲜北部“转圈圈”。

  饱受美机轰炸之苦的志愿军和朝鲜军民没想到,美国人这一天并没有扔炸弹。这几架飞机悄悄转了几圈,投了些不明物体后,便匆匆飞走了。

  这些不明物体坠地之后,没有轰然巨响,没有爆炸气浪。人们到投掷地域一搜,只有些奇怪的昆虫。这些昆虫有的成群成团地绞在一起,有的四处乱跑,还有寒冷季节不应出现的苍蝇。

  接下来,1月29日、2月11日至2月17日,志愿军20军、26军、39军、42军,在铁原、龙沼、伊川、市边里、朔宁、平康、金化等地,都发现了美机撒播的跳蚤、蜘蛛、蚂蚁、苍蝇、蟋蟀、虱子等。

  这引起志愿军卫生部门的警惕。他们对这些昆虫进行取样化验后,大吃一惊:美机撒下的这些昆虫,携有鼠疫、霍乱、炭疽、伤寒、痢疾、脑膜炎病菌、病毒,以及伤害家禽、牲畜的其它10余种病毒。

  至1952年3月,志愿军有13人被感染鼠疫,44人患脑炎、脑膜炎,患其它急性传染病的有43人,死亡36人。

  其中,还包括志愿军67军军长李湘。这位曾被聂荣臻盛赞的战将在前线作战时,先是大腿长了个疖子,疖子化脓后受细菌感染,导致败血症和脑膜炎并发,仅7天时间便牺牲了。

1580466221188610.jpg

志愿军在勘察美军细菌弹投掷现场

1580475895149462.jpg

上图:美机投下伪装成炸弹的细菌弹,爆炸后撒布大量昆虫和老鼠

  (二)罪恶的传递

  在人类战争史上,有一个国家首先大规模使用了细菌武器——日本。

  日本侵华14年,除新疆、青海、宁夏、西藏外,先后对中国20个省市63个地区使用细菌武器,浙江、湖南、山东、东北三省、云南、江西、福建尤为严重,造成至少100万人死亡。

1580476065398524.jpg

上图:哈尔滨城南约30公里,日本关东军防疫供水部遗址,这支部队代号731

  佛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时候并不灵验。在中国犯下重罪的日军细菌战战犯,战后并未得到应有惩罚。

  战后,这些“军医”有个共同特点:无论说什么,都绝对不说自己的731经历。他们非常清楚,这是一段难以见光,无法向法律、向道德、向后代交代的罪行。

  他们从中国撤退时,杀死了所有关押的“原木”,弃尸于江,焚尸于炉,炸平一切试验场所,妄图掩盖罪证。日军细菌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严令:“绝不可以向任何人泄露你在731部队的所见所闻,要将这一秘密隐瞒到死。”

  这些“军医”回到日本隐藏下来,很多成了大学校长、研究所所长、制药公司研究员。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大阪大学、金泽大学、昭和药科大学等,都有许多731部队成员。

  那么,以石井四郎为首的日军细菌战战犯,为什么没受到审判?原因很简单:美国人通过他们,获得了几乎全部“研究成果”,这些战犯因而获得不受追责的“待遇”。

  美国国家档案资料显示,美军对石井四郎等细菌战战犯至少进行了24次询问,石井四郎等人向美国提供了35份报告,附有约8000张详细记录800个人体试验的幻灯片,以及有关感染炭疽、鼠疫等疾病的尸检报告。

  这些报告从300多页到800多页不等,字字句句都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27d684e511734cbfb21a385fdb0d53db.jpg

上图:石井四郎,中将,医学博士,日军细菌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却并未受到审判,于1959年死于老家千叶县。731部队多数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军医”,战后成为大学校长、研究所所长、制药公司研究员

  (三)最廉价的原子弹

  美国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武器?因为生物武器是“最廉价的原子弹”。

  1936年,日本在哈尔滨建立731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最感兴趣的细菌武器是鼠疫。因为他去欧洲考察时了解到,14世纪中叶的鼠疫大流行导致4000万人死亡,差点毁灭欧洲大陆的人类。

  他首先将“研究成果”撒布于中国抗日根据地。《日本军情内幕》载:“石井四郎派6架飞机,在晋冀鲁豫边区投下400千克鼠疫菌。半个月后,驻华北日军总司令部报告:共有35万人感染,15.6万人死亡……不费多大气力,就可消灭有抗日动机的大量中国人。

  日军将内蒙古敖汉、翁牛特旗地区作为向731部队提供鼠源的基地,这一地区成为鼠疫重灾区。1947年前后,敖汉、翁牛特旗发生大规模鼠疫,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得到控制。

  不仅杀伤力巨大,而且成本低廉。细菌武器不需要导弹和轰炸机运载,不需要精确瞄准,只需一个瓶子、一只昆虫,先让一人感染,就可能无限传播,危及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人类。

  联合国化学生物战专家评估:每平方公里50%死亡率的成本,传统武器为2000美元,核武器为800美元,化学武器为600美元,生物武器多少?

  1美元!

  中国在朝鲜战场的立国之战中,以“小米加步枪”对抗超级大国,锐利兵锋与不屈意志,向美国人、向世界作出宣示:中国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中国。

  笃信飞机大炮万能,却始终无法战胜志愿军的美国人,动用了他们从日本巧取的细菌战“研究成果”,企图以此威胁志愿军和朝鲜军民,挽救其颓势。

  潘多拉魔盒又一次打开,苦难中国又一次面对反人类的罪恶武器。

814803aee7be4770af01e53237e25065_th.jpg

上图:遭日军细菌弹感染后脸部溃烂的中国平民,细菌武器造成的伤害极为痛苦,垂死之人惨不忍睹

  (四)不屈的中国

  然而,此时的中国不再是昔日的中国,此时的世界不再是昔日的世界。

  1952年2月22日、24日,朝鲜、中国政府先后发表声明,揭露了美国的细菌战罪行。

  1952年3月,居里夫人女婿、诺贝尔奖获得者、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居里发表声明,愤然谴责美军罪行。

  1952年4月,19位世界文化科学界泰斗发表《反对美国细菌战告世界男女书》,要求“把那些使用最卑鄙、最骇人听闻武器的战争罪犯们绳之以法”。

  随后,“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和“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两个国际组织赴朝调查。

  25名被中朝军队俘虏的美军飞行员,供认了参与细菌战的经过,让百般抵赖的美国人狼狈不堪。

  在揭露美军细菌战罪行的同时,中朝进行反细菌战教育和反细菌战工作,在病菌沾染区消毒除虫、防疫注射,开展灭蝇,灭蚊、灭虱、灭蚤、灭鼠、清秽等卫生清洁运动。经过近一年努力,有效控制了疫情。

  值得注意的是,美军的细菌战罪行并未摆上板门店的谈判桌。时任中国驻朝武官柴成文回忆:

  “杜鲁门政府不会公开承认使用细菌武器,中朝方面忍着极大的愤慨,没有在谈判会场上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全世界人民都在期待着谈判能取得协议,而一旦把它搬到谈判桌上,除了将对方逼到墙角导致完全破裂外,不可能有别的结果。”

  但是,历史永远记下了美国的耻辱——在人类历史上,只有两个国家违背良知和所有战争法则发动了大规模细菌战,一个是日本,另一个就是美国!

1580476503368050.jpg

乌鲁木齐群众举行示威游行,声讨美军细菌战罪行

1580476697980462.jpg

巴黎市民举行游行示威,反对“瘟疫将军”李奇微去法国。

1580476759459207.jpg

莫斯科举行集会,声讨美国罪行

78ed2e8360f449d082125233067b0d9a_th.jpg

由奥地利、意大利、英国、法国、中国、巴西、比利时和波兰8个国家法学家组成的调查团在朝鲜调查后举行记者招待会

1580466697912512.jpg

美军飞行员约翰-奎恩称自己参与了投掷细菌炸弹(图:中央某资料室提供)

1580466734956742.jpg

被俘的美军空军上尉凯伊斯.伊纳克供认美军进行细菌战和他的供词(图:中央某资料室提供)

1580466453568707.jpg

反细菌战中,朝鲜人民和志愿军战士共同扑灭美帝国主义投放的细菌(图:中央某资料室提供)

1580466959921478.jpg

志愿军防疫宣传队为朝鲜人民注射细菌防疫疫苗(图:中央某资料室提供)

1580477178881008.jpg

志愿军官兵进行防疫注射

1580467018152225.jpg

爱国主义志愿者之小程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省政府院内财富楼三层302室  邮政编码:710000  电话:029-68289181

Copyright 2015-207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陇源佳慧 | 管理登录